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特码网:视频-肌肉 力量还有美貌,女人们这才是真的你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发布时间:2018-04-25  【字号:      】

北京时间4月1日晚间消息 在本周一的交易中,美股下滑,投资者在历经长期的周末后重返市场交易。投资者将关注本周一晚些时候发布的制造业数据和建筑支出数据。预计将显示制造业实现改善,建筑支出水平实现增长。交易层面,截至发稿,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期货下滑11点至14486点;标准普尔500指数期货下滑2.6点至 1560.1点;纳斯达克100指数下滑3.5点至2807.5点。海外市场方面,欧洲股市本周一休市,这主要是因为复活节假期,而亚洲股市因日本和中国的经济数据低于预期而下滑。在上周五,美股因复活节休市。在本周,将有一系列大事值得关注。美国政府将在本周五发布3月非农就业数据。在本周一将发布的数据有3月ISM制造业数据,市场分析师预计,该值将连续四个月保持增长。早前MarketWatch曾对市场经济学家进行了调查,按照他们的测算,预计美国3月ISM指数将与2月的54.2%水平相当。据了解,该指数超过50%意味着增长,低于50%意味着在实现萎缩。按照计划,与此同时,美国商务部预计将在本周一发布的数据中显示,美国2月建筑支出水平将增长1%,在今年1月,该值下滑了2.1%。在上周,华尔街股市以上涨报收,标准普尔500指数和道琼斯工业指数均在上周四创出了新高。在今年第一季度,标准普尔累计上涨了10%,创出过去一年以来的最佳季度表现。商品交易层面,原油价格下滑,黄金价格走势平稳,美元对其他货币的汇率略微上扬。个股层面,市场在本周一关注制药类个股,因为印度高院在本周一驳回瑞士制药商诺华保护新型抗癌药Glivec专利的请求。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汽车公司在本周一的盘前交易中可能会上扬,因为该公司表示其S车型的销量超过了2月的目标,这就意味着该公司可能会将第一财季的业绩修正为实现盈利。苹果公司股价承压,因为在今年第一季度,该公司股价下滑了17%,且有报道显示,苹果将削减iPad迷你的发货量。黑莓股价可能会成为市场投资者的关注焦点,因为该公司在上周四发布的第四季财报显示,该公司在当季实现营运利润,这大大超出市场的预料。(翊海)

[导读]塞总统提出,塞浦路斯准备在该国南部开赌场。这些赌场将有部分国有控股,赌场70%的雇员将是塞公民。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塞浦路斯总统阿纳斯塔夏季斯公布了12点复兴经济计划,最引人瞩目的包括冒着触怒教会的危险宣布解除赌博禁令,允许在南部建立赌场,帮助塞浦路斯摆脱经济危机。塞浦路斯2012年刚禁止网络赌博和博彩活动。 据德国《明镜》周刊1日报道,塞总统提出,塞浦路斯准备在该国南部开赌场。这些赌场将有部分国有控股,赌场70%的雇员将是塞公民。此前,塞浦路斯贸易、工业和旅游部长对外表示,塞浦路斯预计将在两年内开设赌场,他已就此事与塞旅游协会进行研究。 欧洲媒体分析称,赌场的开办,预计将为塞浦路斯政府带来大量税收及创造大量就业机会。仅发放赌场牌照,就可以获得数亿欧元收入。目前,已经有国外赌场巨头希望参与塞浦路斯的赌博业,但塞浦路斯在投资细节上还在进行论证。 据悉,自1974年塞浦路斯被分为南北两部分后,赌博只有在北塞浦路斯是合法的,当地有近20家大型赌场。而塞浦路斯2012年还禁止网络赌博和博彩活动,违者将被罚款上百万欧元,并监禁10年。所以,许多游客都到塞岛北部去赌博。 塞浦路斯禁止赌场和赌博,主要是因为当地极具影响力的东正教反对,此前包括执政党在内的党派也拒绝讨论开设赌场的可能性。不过,在危机面前,塞浦路斯政府希望打破禁忌挽救这个国家。当地学者也称,从文化角度看,赌博对社会无益。但塞浦路斯目前处在危机中,就把赌博当做一种金融工具。世界上很多国家的试验证明是可行的,比如新加坡等国。 当地媒体称,目前东正教虽然没有表示赞成,但也没有像以前那样一口回绝。塞浦路斯大主教还鼓励有困难的居民不要因为面子问题,不寻求帮助。他还宣布,教会将支持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德国《焦点》周刊称,阿纳斯塔夏季斯表示,接受欧盟救助条件后,塞浦路斯面临的破产威胁得到“遏制”,不会离开欧元区。不过,他也希望获得额外资金,帮助塞浦路斯摆脱经济危机。更令人恐慌的是,欧洲媒体纷纷称,斯洛文尼亚可能成为下一个塞浦路斯。但此说法遭到斯洛文尼亚央行行长和财长断然否认。

在纳波利塔诺总统生涯的最后几周中,这位意大利总统面临着其职业生涯中最艰巨的考验。 87岁高龄的纳波利塔诺近日排除了将议会重新大选日期提前的可能性,否决了提前结束总统任期的传言,仍在各党派、社团间奔波。 同时,他任命了10名“智囊”起草一份旨在得到所有党派认同的紧急政策建议,以寻求化解一个多月的组阁僵局。 坚守 针对近来沸沸扬扬的辞职传言,纳波利塔诺驳斥该谣言称,将留守在奎里纳尔宫(总统府),到5月15日的总统任期结束,以安抚外界进一步的焦虑和担忧。近来有报道称,他可能提前辞职,为重新选举让路。 纳波利塔诺已经表示,将尽仅有的权力迫使各方寻找出路。不过他坦言在消除各党派分歧上的空间并不大,感到有些束手无策。按照意大利宪法,他目前已无权解散议会,而新大选也无法在他卸任前举行。 纳波利塔诺在声明中说,鉴于在第二轮组阁磋商中,各主要党派“分歧严重”,因此决定任命10名专家起草有关经济、社会和欧盟政策的紧急建议,成为各党派的共识。 他任命的紧急政策建议小组10名“智囊”分别为不同领域的专家,包括欧洲事务部长默阿瓦诺(Enzo Moavero)、欧盟统计局主管吉奥瓦尼尼(Enrico Giovannini)、意大利央行董事会成员罗斯(Salvatore Rossi),以及来自中左翼和中右翼阵营的资深政客,但民粹主义的“五星运动党”人士被排除在外。 这些专业人士将分成两组,于2日开始工作。具体细节也将随后公布,不过多数分析预计将包括削减政治系统开支成本,修正广遭批评的选举法,以避免未来的选举重蹈僵局覆辙。 “如果没有革新的选举法,重新选举将是一次灾难。”意大利宪法法院的前负责人瓦莱里奥 奥尼达如此表示。 “意大利目前正处于困难时期,政治经济的不稳定状况产生的影响将超出意大利本身。”纳波利塔诺说,“这也有损意大利的国际形象。” 鉴于金融市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历史证明,金融危机通常能够改变金融行业格局。这一形势通常能够突显出资产负债表的重组,一个更强而有力的监管制度,并且对银行业的数量重新洗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在日前闭幕的法兰克福金融峰会上表示。 “后金融危机”时代总是有精心布局的全球金融监管改革相伴,近5年由美国次贷危机、欧债危机所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也不例外。目前全球金融监管改革进程正从决策阶段步入实施阶段。 在全球金融格局中,亚洲无疑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位置。面对这场金融监管改革浪潮,亚洲国家又将如何应对? 全球监管:改革进行时 出现问题 金融监管改革 再出现漏洞 再改革,这似乎已经成了一种惯例。而一系列的改革促成了今天的全球金融监管基本框架: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贸组织、国际清算银行等原有国际组织与后来新成立的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金融稳定论坛、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国际证监会组织、金融稳定委员会(FSB)等国际金融监管机构构成。目前这些国际金融监管机构正在为处于此轮“后危机时代”的全球金融监管发布新的改革方案而奔忙着。 安永大中华区银行及资本市场主管合伙人蔡鉴昌表示,G20金融改革的实施正在国家和区域层面推进。虽然改革的整体框架似乎已经确定,但是在国家层面如何实施相关监管法规的诸多细节尚未最后确定,包括《巴塞尔协议Ⅲ》、美国《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与消费者保护法案》及欧盟《资本要求指令Ⅳ》等监管法规。 虽然如此,但就如拉加德所言:“全世界包括欧洲在内的决策人和调整者为全面改革的议程进行了精心的布局。许多个开夜车的夜晚只为协商而使规则达到一致认同。” 根据安永及普华永道的报告,全球金融改革的新动向包括:针对资本充足率的全球改革大部分已完成,其中包括《巴塞尔协议2.5》规定的交易账户改革、《巴塞尔协议Ⅲ》关于资本水平和定义的改革,以及更改《巴塞尔协议Ⅱ》中的风险加权机制,特别是对交易对手信用风险提出了新要求。目前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已经完成了各国对于《巴塞尔协议Ⅲ》中资产账户的风险加权方案运用的初步审查;在关于影子银行的磋商中,FSB正在细化关于有价证券和回购债券协议、不同于货币市场基金(MMF)的影子银行实体、包括基金经理和投资基金在内的建议;国际保险监管协会(IAIS)正在推动发布一项旨在鉴定非银行的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磋商方法,这项方案有待在2013年下半年施行。 金融监管的改革自然取得了相当的进步。拉加德表示,美国和欧洲银行已经大幅提高了他们的资本比率。在2007~2012年间,欧洲信贷机构的数量下降了5个百分点。20家银行有待解决,60家银行已经进行了深度重组。但依然“尚未达到建立起一个更加有力的系统机制这一要求”。 不过,努力还在继续。FSB计划在2013年上半年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组织一次研讨会,用以分享在执行金融改革过程中的经验教训。 亚洲方向:不照搬,重创新 作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较为集中的亚洲地区,正在全球金融格局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而经历过1997年金融危机的亚洲,自然也经历了一系列金融监管改革。例如在亚洲金融危机的“后危机时代”,日本2001年设立了统一的金融厅,2006年制订了《金融商品交易法》。韩国1998年成立了统一的金融监管委员会,2007年7月通过了《资本市场统合法》。 虽然经历改革,且亚洲地区在近5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并未受到像欧美那样严重的影响,但相比欧美,亚洲各国的金融体系之间有很大的相似性,也仍然有其“脆弱”的特点。金融专家认为,和欧盟这样的区域经济体相比,亚洲经济体缺乏一种强有力的国际货币,在国际金融交易中需要依赖美元或欧元;另外都有较高的储蓄率,金融体系以银行为主,且政府对经济及金融的主导作用较为明显。 全球金融危机的一条重要反思是欧美金融监管过分强调市场自由,金融危机过后,全球金融监管普遍变得严格,这点从巴塞尔协议的“增厚”就可以看出。尽管如此,相对于欧美国家,目前亚洲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不足,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缺乏成熟的金融市场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稳定还是增长?” 斯坦福大学金融学教授阿纳特 阿德马蒂(Anat Admati)在谈及她的新书《银行家的新衣》时表示,这是在金融改革中一定会出现的取舍。在历经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与金融稳定理事会(FSB)共同主导的新的全球银行业监管框架,也希望能够实现两者兼得的金融业发展局面。 不过,目前各个国家对于全球银行业监管新规则正在做出新的判断。这些争议来自于银行监管新规“巴塞尔协议Ⅲ”是否有助于促进金融稳定发展。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巴塞尔委员会也开始填补银行可能钻的“监管漏洞”。 被认为在“破产的主权”和“破产的银行”之间存在“致命拥抱”的欧洲,银行业联盟在新的一年迈开步伐。无论如何,全球金融危机的教训明示,加强银行业的监管已是势在必行。 争议巴Ⅲ 巴塞尔Ⅲ从强化资本充足率监管标准、引入杠杆率监管标准、建立流动性风险量化监管标准等方面,强化了银行的资本约束,并多维度建立起银行的风险量化标准。 全球监管者、经济学家以及银行家等对巴塞尔协议Ⅲ的争议却越来越大。争议点在于,如果严格按照巴塞尔Ⅲ的规定执行,全球银行业是否存在较大的资金缺口。同时,在银行缺乏资本金的情况中,是否会牺牲经济的增速。 英国央行(BOE)金融政策委员詹金斯(Robert Jenkins)就曾明确表示出了他自己的观点,称:“巴塞尔协议Ⅲ或将起不到应有的作用”。他认为,新的全球规则迫使银行持有更多的资本和现金来保护纳税人并令金融体系更加安全,但是这不会实现既定的目标。 Anat Admati称,她的研究表明,自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出台的新的银行业监管政策,几乎不能够完全保证金融体系的安全。例如对于巴塞尔Ⅲ对银行提出的更高加权风险资产的要求,Anat Admati称“三倍几乎阻止不了你(银行)走得更远”。 为了消除市场的担忧,近期巴塞尔委员会发布相关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6月,全球101家大型国际性银行按照普通股权益衡量的平均核心资本充足率为8.5%,高于4.5%的最低标准,也高于将资本留存缓冲包括在内的7%的标准。 报告还指出,2011年7月1日至2012年6月30日期间,这101家最大的银行税后及股息分配前的获利为3800亿欧元。同时,这些顶级银行的平均净稳定资金比率(NSFR)为99%。该比率要求银行持有足够多让其有能力应对最长达一年的外部冲击的现金或现金等价物。 然而这并未能够减轻各个国家的担忧,他们的担忧来自于实行巴塞尔Ⅲ之后,银行业的收缩会冲击信贷的投放,从而让经济陷入衰退。 对此,Anat Admati提供了一个简单的解决办法,增加银行的股本融资。她称,过度杠杆化的风险就好像污染,银行监管的目标就应该是减少这个系统的污染。在Anat Admati看来,这个简单的解决方法一方面可以防止银行过度借贷,还有利于减少过度杠杆化,那些大而不能倒的银行,依然可以放贷和成长。 尽管巴塞尔Ⅲ争议一直存在,不过巴塞尔委员会并不希望他们辛苦谈判才得以达成的巴塞尔Ⅲ付诸东流。最新消息显示,为了堵上银行可以利用信用违约互换(CDS)来降低自身资本金要求这一监管漏洞,巴塞尔委员会磋商对这些银行征收高额费用。 银行业联盟迈步 全球银行业监管新框架下,不同的国家表现出来的监管反应均不同。欧洲银行业联盟的监管模式,在一被提出来就受到了不少阻力。 “只有打破银行的再融资和政府的偿债能力之间的联系,才有可能稳定陷入危机国家信贷供应。”2012年,一封来自欧洲超过100名著名经济学家的联名信表明,一套统一的银行业监管标准是实现单一欧洲权威不可或缺的条件。 这些经济学家曾提出,为了确保银行业联盟的金融稳定性,需要共同组建一个基金,对银行的重组计划进行干预和施加约束条件。而欧洲稳定机制(ESM)可以扮演这个角色,一个强大的欧洲范围内的存款保险制度,从长远来看有助于银行体系的稳定性。 不过,上述经济学家们提出来的构想并未被采纳。欧元区成员国银行业若想获得欧洲稳定机制的援助,该国政府须通过共同救助银行或担保ESM救助资金得以偿还等方式分担更大的责任。 值得欣慰的是,近日欧盟立法机构成员及欧盟成员国代表就欧洲央行监管欧元区银行达成一致意见。这意味着欧洲银行业联盟的建立又推进了一步。“目前欧元区正面临困难,如果银行业联盟已经建立并发挥作用,克服当前的困难将变得更加容易。” 欧盟负责内部市场与服务的委员米歇尔 巴尼耶表示。 近日,巴黎政治大学教授霍华德 戴维斯与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合伙人苏珊 兰德为英国《金融时报》联合撰写的一篇文章称:“很多事取决于监管改革,例如最终拟定巴塞尔协议Ⅲ全球银行业规则。” 他们提出,G20可以采取三项措施,其中一项便是迅速建立欧元区银行业联盟,以恢复信心并让金融一体化重新走上正轨。银行业联盟 包括监督、银行清盘和存款保险机制 能帮助恢复人们对欧元区未来的信心和健康的资金流动。此外的两项建议是消除健康的金融全球化面临的障碍和发展股票及债券资本市场。

受到日元持续疲软的影响,法国巴黎投资管理(BNP)正将资金向东南亚市场调动,并认为印尼与菲律宾的经济将从进口成本降低中获益。据印尼官方统计数据显示,该国去年的活期账户量降至低点,2012年前9个月从日本进口货物总价为173亿美元,这高出过去10年从日本的进口总量4倍之多。印尼卢比在过去的6个月内兑日元升值19%,这将降低采购成本。数据显示,印尼与菲律宾从日本进口货物比重分别占到12%与9%。日元下跌对东南亚各国的财政状况都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亚洲各国的货币、股市与债券市场的结果参差不齐。业内人士对此表示:“菲律宾与印尼得益于日元下跌,其经济实际上得到了推动,这对其国内银行活期账户也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




(责任编辑:乌雅清心)

附件:

专题推荐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