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香港六和采号码:半壁江山对欧美巨星 老狼自证摇滚老炮儿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发布时间:2018-04-25  【字号:      】

北京时间10月9日凌晨消息,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周三发表报告称,由于收入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了开支增幅,美国联邦政府的2014财年预算赤字额将会下降近三分之一,至4860亿美元。国会预算办公室在截止9月30日结束的2014财年最终预算数据的初步评估报告中指出,这个财年的联邦政府收入将有接近9%的增长至3.013万亿美元,而开支增幅应该会增长1.4%,至3.499万亿美元。这意味着2014财年的联邦政府预算赤字将比2013财年的6800亿美元下降约1950亿美元。 (孔军)

北京时间10月13日晚间消息,当地时间10月10日,《华尔街日报》撰稿人杰森-茨威格(Jason Zweig)刊文详细叙述了他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耶鲁大学著名经济学教授罗伯特-希勒(Robert J. Shiller)数次交谈内容。文章中有关希勒对于眼下华尔街股市的评论内容显示,尽管美股出现了实实在在的增幅,但希勒却并没有抛售其所持的股份。茨威格在文章中这样写到:“当地时间10月9日,道指暴跌300多点。希勒告诉我华尔街股市在过去五年时间里上涨显著,但我并没有因此抛售手中的股票。希勒建议投资者不要仅仅把注意力放在市场的变化上,其更多的应该倾听其他人对于对于市场变化的看法。如果经济遭遇‘急停’,那么投资者将会面临巨大的风险。”希勒当年凭借一部《非理性繁荣》从而准确的预测了互联网泡沫的出现爱你,而时至今日这本著作已经被奉为经典。近年来,希勒对于全球股市的发展也有着十分独到的分析。希勒还对扣除周期性因素的市盈率(Cyclically-Adjusted Price-to-Earnings Ratio, 简称CAPE)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他曾经表示尽管如今的CAPE相较历史水平偏高,但谁能保证时代的发展能够完全遵循过去的规律呢?上月晚些时候,希勒在接受CNBC采访时指出由于投资者中的紧张情绪有所蔓延,股票市场或将呈现逆势走高的现象。希勒还和茨威格就债券市场的话题进行了交流。希勒表示债券收益率已然跌至接近历史最低位的水平,而债券市场会否成为下一个金融泡沫的质疑已经甚嚣尘上。希勒认为金融泡沫产生实际上是一种对于人们受债券价格积极变化刺激而误认为其将无休止上涨的观点的“反馈”。希勒还表示对于债券的消费需求主要是由人们对于未来全球经济潜在的焦虑所驱使的。(翊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北京时间10月10日晚间消息,外媒近日刊文称,有外汇策略师指出,最近几个月时间里美元兑其他国际主要货币汇率上涨的主要原因在于,市场预期美联储将会开始加息;但在美联储就美元走强的问题发出警告以后,投资者正在对加息的时间和规模进行重新评估。周三公布的美联储9月份政策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担心美元上涨可能拖缓通胀率回升的速度,目前美国的通胀率为1.7%,低于美联储设定的2%目标。纪要公布后,美元兑一揽子货币的汇率下降至两周低点。纽约梅隆银行的市场策略师西蒙 德里克(Simon Derrick)指出:“很明显,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一些成员正开始重视(美元走强的问题)。而更明显的则是,货币战争已经进入了一个迷人的新阶段。”他表示,现在的问题在于美联储将如何去做,以及该行是否拥有足够的“火力来应对这场攻击”。分析师大多预测今年全年美元都将表现强劲,其中一些极端派更是预计美元兑一揽子货币的汇率将在未来一年时间里上涨最多20%。与此同时,有关美联储将在何时开始加息的预期则各有不同。在今年早些时候,美联储主席珍妮特 耶伦(Janet Yellen)曾暗示可能在2015年春首次加息。但外汇策略师指出,在美联储发布会议纪要以后,现在投资者可能不得不考虑到进一步干预或是加息时间可能会被推迟等因素。德里克指出,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 德拉吉(Mario Draghi)已经尽其所能尝试压低欧元汇率,而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方面几乎无法采取什么行动来加以阻止。他说道:“美国能在实际上采取任何措施来对抗欧洲的货币相关行动吗?答案是否定的。欧洲现在采取的货币行动正是美国在过去十年时间里做过的事情。”根据他的预测,欧元兑美元汇率可能会在3个月内下跌至每欧元1.20美元,相比之下当前汇率每欧元在1.268美元附近。但在有些市场人士看来,美联储有关经济增长和美元走强的讨论已经抑制了有关该行即将紧缩货币政策的预期。欧元兑美元汇率在9月底触及22个月新低,原因是美联储和欧洲央行之间的货币政策面临着背道而驰的前景。这是因为,经济数据表明美国经济正在复苏,而德国的商业情绪则表现疲弱。Interactive Brokers首席市场分析师安德鲁 威尔金森(Andrew Wilkinson)表示:“欧元丧失购买力所带来的上行因素是,这种行动通过令欧元区出口产品变得廉价的方式,为该地区的经济提供了刺激性动力。在美元走强的环境下,欧元兑美元汇率已经一路下跌至每欧元1.25美元。”他还补充道:“但是,随着投资者对美联储紧缩货币政策的时间和规模的预期作出调整,目前而言一种真正的刺激性因素已经就位,将会阻止欧元汇率下跌。”在纽约联储主席和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Haruhiko Kuroda)发表讲话后,美元兑日元汇率在周二交易中创下8个月以来最高的两日跌幅,扭转此前五个星期的连续上涨走势。看空策略师阿尔伯特 爱德华兹(Albert Edwards)表示,日元下跌的原因不只是美元走强,同时也是日元本身的问题。外汇市场在整个夏季都严重缺少波动性,这最终必将推动美元走高。爱德华兹说道:“全球货币战争可能已经已经进入下一个阶段。过去一年时间里,外汇交易商一直都渴望找到外汇市场波动的‘绿洲’,但结果却发现‘绿洲’已经干涸。”爱德华兹称:“我认为,在当前环境下,日元兑美元汇率将会迅速指向每美元120日元。而且,如果DXY(美元兑一揽子货币的汇率)也取得突破,从而给美元的上升走势带来额外的推动力,那么日元兑美元汇率可能跌破每美元120日元,从而终结其30年以来的上行走势。”(星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北京时间10月10日凌晨消息,美联储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Stanley Fischer)周四表示,联储官员们将会关注美元汇率上涨对于美国经济所提供商品和服务的需求的影响。斯坦利-费希尔是在布鲁克金斯学院参加活动期间的发言中表明这一态度的。他说,联储的关注点在于通货膨胀和就业,“我们必须考虑到会对总需求有影响的因素对总需求所产生的影响,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汇率对总需求是有影响的。”他强调,“这就是汇率会对我们的决策产生影响的渠道。这不会是一个独立的因素。”美元汇率在过去几个月中对其他主要货币一直在走强,这种情况会压制通货膨胀,让美国的出口商品在海外变得更昂贵。周三公布的会议纪要显示,在美联储9月16日到17日的会议中,“部分与会者表达了对欧元区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长期不足可能导致美元进一步升值,从而对美国的外向型领域有不利影响的担忧。”斯坦利-费希尔说,“我很肯定我们会在下次会议中再讨论这一点。”美联储的下一次决策会议将在10月28日和29日举行。 (孔军)

北京时间10月11日凌晨消息,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周五宣布,将芬兰的主权信用评级由之前的AAA降低至AA+,新评价有稳定的展望。标准普尔在声明中指出,俄罗斯经济的放缓可能对芬兰有明显影响,此外,芬兰的老龄化人口也是政府开支上的一个风险。在芬兰的评级被调降之后,德国和卢森堡是仅存的欧元区内还具有AAA顶级信用评价的国家。不过其他评级机构对芬兰依然有AAA的评级。 (孔军)

北京时间10月13日下午消息,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和德国央行行长延 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就欧洲央行究竟需要向市场提供多大规模流动性来刺激欧元区疲弱 的经济形势上的争论愈发激烈。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周末出席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峰会时这一问题再次成为与 会者的主要担心,德拉吉重申欧洲央行已经准备好购买至多1万亿欧元(约合1.3万亿美元)资产抵押债券应对通缩威胁。不过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随后对此抨击,称欧央行欧债规模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儿。随着欧元区经济陷入停滞,通货膨胀率已经远远低于欧央行设定的2%的通胀目标,而此时德拉吉和魏德曼的分歧凸显欧洲央行在政策制定上风险。不过历史证明,欧央行行长德拉吉在和同行反对派魏德曼的争论中最后总会胜出。“欧洲央行理事会中对欧央行下一步该怎么做存在巨大分歧,”总部位于德国法兰克福(Frankfurt)的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 AG)首席经济学家约尔格-克莱默(Joerg Kraemer)表示。“很明显,现在是德拉吉和魏德曼再次针锋相对。最终德拉吉会如愿以偿,欧洲央行量化宽松计划会在明年推出。”为了使通胀率从目前的0.3%五年历史低位上升,欧央行正在迅速扩大资产负债表。通过从本月起进行新的资产购买计划或者继续从银行手中收购一揽子资产抵押债券向银行业提供廉价资金,欧洲央行正在大规模向经济注入流动性。在今年10月11日把利率降至历史低位后,扩大资产负债表欧洲央行是目前所剩的最后的货币政策工具。欧央行截至目前所采取的措施已经把欧元兑美元汇率推至1.0201美元,创下2012年以来新低。“对于2012年初至今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我只能给你们一个粗略的数字,”德拉吉对记者表示。魏德曼在几分钟内便对此予以回应。“的确,欧央行内部确实对扩大资产负债表的目标有过讨论,对此我也没什么需要解释的,”他说。“但是,这个资产购买规模的目标讨论有多正式,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在10月9日曾表示,德国央行所担心的是如果给扩大资产负债表设定一个目标可能导致欧洲央行在购债时为资产抵押债券和国债所支付的代价过高。在被问到德拉吉和魏德曼在欧央行理事会的分歧时,一名欧央行发言人表示,在理事会常规会议的环境下,理事会成员们对货币政策制定有不同意见是很正常的。一名德国央行发言人表示,今年9月份和10月份魏德曼对资产抵押债券购买计划表示反对,不过他在6月份时曾同意欧洲央行采取更多措施。他表示,魏德曼更倾向于立场上的争论而不是个人关系。随着全球经济增长前景恶化,欧元区经济再次成为周末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会上与会官员的主要担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上周刚刚把2014年欧元区预期经济增长率降至0.8%。不过,在存在巨大分歧的同时,两位代表了欧元区两个最大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制定者德拉吉和魏德曼之间还是有一些共同的看法的。比如,两人都认为意大利和法国等国应该提高劳动力市场获利,降低政府债务,两人都同意货币政策不是解决地区经济问题的万能药。“目前的不确定性在于,单独的货币政策最终会去的什么样的成效,”总部位于伦敦的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首席经济学家米奇拉-马库森(Michala Marcussen)表示。“德拉吉和魏德曼都表示欧元区成员国中在结构改革上应该齐心协力,在财政政策上更应该彼此配合。”(萧何)




(责任编辑:蓝伟彦)

附件:

专题推荐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